第3版:家庭·围龙灯塔
3上一版  下一版4
本版标题导航
第3版:家庭·围龙灯塔
2021年5月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先“喂饱”自己,再滋养别人
□油甘子

弟弟从事儿童摄影,他接待过形形色色的家长。一次,一个妈妈的话让他感到很新奇。那个妈妈笑着讲述道,在他们家,爸爸妈妈首先对哥哥很好,很照顾哥哥。“这样,他就不会欺负妹妹,就能对妹妹好了。”乍一听,怎么感觉像“贿赂”?实则不然。从心理学的层面来看,那是因为哥哥在心理上被“喂饱”了,他许多心理需求被满足了,有能量去滋养妹妹了。否则,他就会跟妹妹争宠,可能会通过一些问题行为来获取爸爸妈妈的关注,或者寻求权利,甚至是报复妹妹。

大人亦是。当我们身体很疲劳,心里有负面情绪时,我们不可能还有光芒去照耀身边的人。只有照顾好了自己,才有余力去照顾别人,才更有持久的温柔去善待身边的人,特别是亲密的人。

上个月的一段经历,让我更加深入地理解了这个观点。

那次我出门学习几天,辗转六个多小时才回到大梅州。三岁的可可跟着爸爸一起到梅州西站接我。看到我的那一刻,可可很开心,各种撒娇,极其依恋地抱着我的手臂,用脸蹭了蹭,像只温顺乖巧的小猫咪。

回到家,换好衣服,用力抱起她,她趴在我的肩膀上,好一会儿,我们默默地感受着拥抱。她好多话跟我倾诉,说一会,玩一会,又跑过来抱一会。

午休时间已经过了,一直到两点多,她都没有睡意。将近三点,她想睡觉了,我给她换裤子、穿尿裤,这时,对抗赛开始了!不肯穿裤子,不肯穿尿裤,不肯躺着睡,要我抱着睡,一放下就哭闹,前后持续了近两个小时!而我早上六点起床,长途跋涉,这会头痛得不行。听到她大哭大闹的,我真的快崩溃了!

孩子她爹看我疲惫不堪的样子,劝我狠狠心,别管孩子,让我去休息好来。

我不忍心,更多的是愧疚。我心里明白,她是因为太多天没见到我,对我有不满的情绪,充满了焦虑和矛盾,既想和我亲密接触,但又很抗拒。等她稍微平静一点时,我轻轻地跟她说:妈妈知道,这么多天没见到妈妈,你想妈妈,心里不舒服,是吗?她点点头,霎时又委屈得哭出声来。

哄了一会,她才睡着了,刚放下,又醒了。再后来,我也没什么耐心了,实在太累了。那一刻,甚至有打她的冲动。但始终没有下手。不过明显对她有排斥与厌恶的态度。

按以往经验,白天哭得厉害,半夜可能还要再闹腾。想到这,我心里就发怵。

傍晚六点,她爸下班回来了。我便逃到工作室,睡了足足两个小时的觉。睡醒了,顿觉神清气爽,浑身充满了力量,心想:我睡饱了,不怕你半夜闹腾了。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回家了。回到家以后,也更温柔更有办法地对待可可。

夜里,可可睡得很安稳,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我专程陪了她整整一天。上午带她去公园,看蚂蚁搬家,捡鲜花落叶,踩单车;中午陪她睡觉,给她讲故事;傍晚带她去海鲜城,看金鱼游泳,一起挑选张开嘴的河蚌。

晚饭后,我跟她说,妈妈今天陪了你一整天,很多工作还没完成,现在要去上班哦。她不太情愿地轻声说,“好!妈妈,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换作平时,她一听到我上班,定是哭闹,抱着大腿不让我走。听到她这样说,我知道,她被我“喂饱了”,内心强大到可以接受妈妈不在身边。

出门穿鞋时,听到她对侄女说:姐姐,这个玩具给你玩吧!我玩这个。

瞧,她也能够滋养别人了。

 
 
下一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