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今日兴宁·文峰
3上一版
本版标题导航
第12版:今日兴宁·文峰
2021年1月13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腊味飘香

●吴鲜

冬日暖阳下,阳台上挂着的一串串腊味,正在风中飘香。

斯时,我正孑立在城市家中阳台之上,一边享受着暖暖的午后阳光,一边品鉴着腊味的缕缕飘香。多么熟悉的味道啊!是呵!从乡村一路走出来的孩子,怎能不熟悉腊味飘香呢?每年冬至刚过,我就催促起妻来,让她陪我一道,去菜市场买肉买鱼和一些儿子爱吃的腊味,趁着这一年当中得天独厚的气候,好腌制起腊味来。

妻善厨艺,腌制腊味来更是一把好手。粗盐,花椒,五香,八角,放在锅中一起炒熟,待冷却之后,放入龙缸中腌制,一层腊味一层盐,用手均匀涂抺其上,好让腌制的腊味每一处地方都能入味。当然,鱼和肉是分开腌制的。一般来说,鱼大约一周至十天的时间,就能腌制好,清洗过后,挂在阳台外面通风,亦好让它充分地接受冬日暖阳的洗礼。相对而言,肉的时间会长一些,大概是三周至一个月的时间,到底要腌制多长时间,也是视天气情况而定的。腌制好的鱼和肉,放在太阳底下晒着,不消几日,它们就会散发出一种好闻的味道。熟稔的香味,亲切的场景,心满意足的拥有,我则称之为腊味飘香。

母亲在乡下也腌制腊味,鱼肉当然是必不可少的,鸡鸭鹅肫,同样是一样也不缺。近些年来,母亲的牙齿掉落了不少,已经吃不动腊味了,但母亲每年还是一如既往地腌制腊味,且乐此不疲。我常劝母亲,你腌那么多的腊味干吗?你又吃不动?母亲怔怔地望着我,你这孩子,我吃不动又怎么了?给你们和两个弟弟吃呀!两个弟弟远在千里之外的江南工作,每年一度的春节,他们必然开车回家,陪母亲过年。

在每一年的腊月里,母亲都甚为忙碌,每天早上太阳一出来,母亲就将腊味搬到老屋后院中去晒,晚上又将腊味搬回到家中。这样搬进又搬出的时光大约要持续半个月之久。腊味晒好之后,母亲就会将它们分成三份,挂在墙上,并贴上早已写好的标签:老大的,老二的,老三的。挂在墙上的鱼,挂在墙上的肉,挂在墙上的鸡鸭鹅肫,挂在着墙上的诸多腊味,丰盛得很哩!儿子前几日回老家陪母亲,他在电话中悄悄地告诉我,老爸,奶奶腌了好多的腊味,一打开厢房的门,满屋子的腊味飘香。

腊味飘香又一年。一年又一年,我都沉浸在乡村腊月的回味之中。仓廩实而知礼节!乡村传承,农耕文化,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母亲腌制的腊味飘香,我之阳台上的腊味飘香,它们都关乎着又是一个年的临近,这些美好的等待都一路呈现在冬日暖阳之下啊!多好的时光!让乡村大地,让城市家中,让千里之外,让母亲心中,都充满着一地的腊味飘香。

母亲常说:生活一定要有仪式感。我们每年春节回家,陪母亲过年,返程之际,我们的车上都塞满着母亲亲手腌制的腊味飘香,这算不算得上是一种仪式感呢?我想,答案是肯定的。这么多年来,母亲一直都在秉承着某种朴素的乡村理念,母亲在哪里,家就在哪里。母亲常常和我说起,家是一个讲爱的地方,你们要是感觉到累了,就放下心中的执念,回来住一住吧!最起码,乡村宁静,腊味飘香。

此时,我正陷入在一派迷离的光影里,闻着熟悉的腊味飘香,突然好想回家。回到小时候的时光,老屋,堂心,大桌之上,一碗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腊肉烧大蒜,我们兄弟仨正围坐其间,有滋有味地吃着,开心快乐地笑着,那该是一段多么美好的童年记忆与难忘的少年时光啊!啊哈哈!我突然冲着家的方向大声地喊了起来,这是儿时喊山的声音。已有多少年了,我没能像今日这般痛快淋漓地喊过了?是啊!一路城市生活的麻木,一段乡村生活的怀念,只在那一夕腊味飘香中,我们仿佛又当了一回当年那个快乐无比的乡村少年?

不念过往,不负当下,不畏将来,这难道真的是一种美好的生活态度么?我看倒是未必。从哪里来?我是谁?到哪里去?这始终都是一个终极的人生命题,值得我们每一位世人用一生的时光去一探究竟。历史是不容忘却的!腊味飘香也是不容忘却的!一份记忆,一种乡愁;一份亲情,一种力量;一段过往,一缕传承;一份坚守,一种回望。乡村,城市,腊月,年,远方,回家,餐桌之上,腊味飘香,温馨,甜蜜,团圆,温暖,感动,感恩。我们,当初都是从这里岀发的呀!如今,又都回到了生命的原点。酒足饭饱之余,腊味飘香之际,乡村岁月之中,宽厚绵长之里。

腊味,飘香,腊味飘香。腊味飘香又一年。一年又一年哟!我都满含深情地况味其中。

 
 
上一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