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版:人物·美食
3上一版  下一版4
本版标题导航
第6版:人物·美食
2020年11月7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疾风知劲草 亮节感人深
——记胡一声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斗争事迹

●连焕荣

胡一声(1905.10-1990.3),原名胡水庭,曾化名蔡若愚、何家烈,梅县区梅南镇人。1905年10月出生,1926年6月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9月转为中共正式党员,1983年离休,1990年3月在广州逝世。他曾写下诗句:“安得大同新世界,定将热血洒乾坤”,诗言志,道心声,我们可以从中了解胡一声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斗争人生。

雄鹰高翔九龙嶂

1925年,胡一声毕业于省立第五中学(梅州中学),1926年就读于国立广东大学(中山大学),其间,他参加中共广东区委主办的党员秘密训练班和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1926年冬,为落实中共广东区委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的指示,中山大学学生胡一声和郑天保回到家乡梅县,把龙文公学(高小)改办为梅南中学,介绍原龙文公学教员吕君伟、黎学仁、熊光、古九成、胡志文、郑德云、郑国安等同志加入中国共产党,同时从广州调回廖祝华、吴锡粦到梅南中学任教,成立中共梅南中学支部,廖祝华任书记。从此梅县党组织逐步向农村发展,随后成立中共梅南区委,组织农民协会,建立农民赤卫队,梅南成为大革命时期梅江两岸革命活动中心。

1927年4月15日,国民党反动派在广州实施清党反共大屠杀时,胡一声和韩文静(中共广东区委领导人之一王逸常的爱人)一起成功逃脱。同年5月,他们在香港找到王逸常。王逸常让胡一声回到梅县准备武装,组织力量,举行起义。胡一声经汕头回到梅县松口时,得知五一二工人武装暴动成功,并建立梅县人民政府委员会,因国民党反动派反扑,暴动队伍不得不转移到山区。于是,他潜回梅县城北门安定书室,找到中共梅县县委书记李桃粦。李桃粦决定让他以梅南中学为据点准备武装,适时举行秋收起义。不久,郑天保同志也回到梅南中学。一方面,他们实行革命教育,收留梅县、兴宁各中学被开除的学生前来就读,胡一声讲授新三民主义和党员秘密训练班、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的主要内容,郑天保则组织军事训练;另一方面,他们秘密成立别动队,联合各乡村农会骨干,实行“二五减租”,号召农民不交租、不纳税、不还债,打倒土豪劣绅,以缴获枪支弹药来武装队伍。同年7月,中共广东区委派中山大学学生曾品清前来梅县负责共青团恢复工作。胡一声、曾品清(曾衡)与县委书记李桃粦商定恢复团县委计划,把安定书室作为团县委筹备机关。后因青年来往较多,保密工作缺失,团县委机关被破获,曾品清、温士奇、陈循昌等被捕,史称安定书室事件。国民党反动派把一切责任归咎于胡一声,认为他是“匪首”,派便衣队前往梅南抓捕。胡一声早有戒备,抓捕未果。

1927年10月下旬,胡一声和郑天保带领梅南武装数十人走上九龙嶂,邀请丰顺县领导人黎凤翔、张泰元、邹玉成、邓子龙等同志商讨,成立广东工农革命军东路第十团,推举郑天保、胡一声、黎凤翔、张泰元、邹玉成5人组成军事委员会,同时,推举郑天保(化名郑兴)为主席(团长),胡一声(化名蔡若愚)为党代表,开始创建九龙嶂革命根据地。1976年10月1日,胡一声在悼念毛主席的诗中写道:“井冈山下举红旗,发动农民百万师。我亦闻风而起舞,九龙嶂顶挹朝晖。”后因工农革命军取消党代表的称呼,胡一声(化名何家烈)担任政治部主任(政委)。

颠沛海外播火种

1928年至1948年,胡一声往返奔走于新加坡、马来亚(今马来西亚)、荷印(今印尼)、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深入组织华侨华人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1928年秋,胡一声因受伤奉党命避往新加坡,与中共新加坡特委接上关系,不久又由中共新加坡特委派往荷印爪哇泗水市,开展侨党临时委员会的组织工作,创办《华侨小报》《侨声日报》,宣传反蒋救国。

马来亚雪兰莪州有个地方叫加影,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被称为“小延安”,是追求真理的爱国华侨青年向往的地方。这里有一所加影华侨中学,它的前身是创办于1912年的加影华侨学校。1932年,胡一声被加影华侨学校董事部聘为校长后,将小学扩展为中学,除了初中、高中外,还增设简易师范科。前来就读的学生除了马来亚各州的华侨子女外,还有邻近的泰国、北婆罗洲(今沙巴)、苏门答腊的华侨子女。加影华侨中学传播了革命思想,培育了革命青年,获得毛泽东亲笔题写校牌,也获得周恩来、朱德、董必武、林伯渠、叶剑英等中共领导人和张学良、杨虎城、傅作义等爱国将领以及郭沫若等文化界知名人士题词。

1934年至1936年,胡一声在日本留学,就读于东京明治大学。他和留日爱国进步同志一道,开展各种形式的斗争,如新诗歌运动、新戏剧运动,新教育座谈会和邀请郭沫若公开演讲中日文化交流史等;与留日反动派争夺留东同学会、广东留日同乡会等机构领导权;主持留日同学教育座谈会,主编《国际教育月刊》。因他用各种笔名在海外报刊上揭露日本侵略中国和东南亚的阴谋,被日本驻外使馆以“专门反日”的罪名报请日本政府查缉。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马来亚华侨的抗日爱国运动风起云涌,如火如荼。胡一声重新回到马来亚,与侨党领导的马来亚华侨抗敌后援会密切联系,发动广大爱国华侨以人力、物力支持抗日战争。

奔走护送爱国者

全民族抗日战争时期,香港集中了大批文化界知名人士和爱国民主人士。香港沦陷时,困于港九的文化界知名人士和爱国民主人士300多人,处境万分危急。中共中央和南方局极为关注,组织实施香港秘密大营救。胡一声参与了秘密大营救工作,护送邹韬奋就是一个例子。

1941年12月,香港沦陷,胡一声等人偷渡九龙,越过日军封锁线到达惠州,与廖承志、连贯等人会合,研究文化界知名人士和爱国民主人士的营救护送工作,指定胡一声负责老隆、兴宁、梅县转大埔、闽西的接送工作。

1942年4月初,连贯委派郑展从老隆来梅县与胡一声会面,让胡一声在梅县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安置邹韬奋。胡一声认为把邹韬奋送到梅县畲坑江头村陈启昌家里隐蔽最合适。于是,胡一声与郑展、陈启昌从梅县赶到老隆,向连贯作了汇报并商定:邹韬奋改名为李尚清,以陈启昌的同事和韶关侨兴行大股东的身份出现,因患脑病在韶关经不起敌机轰炸的骚扰,到江头村休养。

1942年9月,胡一声突然接到乔冠华从韶关发来的电报,让他立即到韶关“谈生意”。胡一声马上乘车前往韶关,乔冠华对他说:接到上级通知,国民党当局的鹰爪,在沿途各地没能查出邹韬奋的行踪,断定邹韬奋仍在广东,特派特务头子刘麻子坐镇指挥,特别是对兴宁、梅县一带加强侦察,扬言必将邹韬奋抓捕,因此,组织决定让邹韬奋离开梅县,经上海转移到苏北新四军。

经过一系列精心周密的策划,邹韬奋的转移路线最终确定。离开江头村前,陈启昌的父亲陈作民在家为邹韬奋设宴,还邀请村中父老乡亲前来喝酒。邹韬奋激动地提笔为陈作民父子和胡一声各题字一幅以示感谢。

在突破国民党道道关卡和封锁线后,胡一声等人把邹韬奋送到韶关,再由其他同志护送到上海,转赴苏北。

忠心耿耿搞统战

1944年秋,根据周恩来的指示,胡一声回到梅县,联络党内外同志,筹备组建中国民主同盟南方组织。1945年2月,胡一声在李伯球家乡潮塘,主持召开了中国民主同盟东南干部会议,建立中国民主同盟东南总支部(后为南方总支部),选举李济深为名誉主席,李章达为代主席,张文、李任仁、何公敌、丘哲为副主席,李伯球为组织部长,胡一声为宣传部长、杨逸棠为联络部长。1945年12月,受中共南方局委派,胡一声到香港参加统战工作。1946年初,受中共广东省委特派,胡一声和李章达回到广州,建立中国民主同盟广东省委员会,被选为第一届主任委员。1946年6月,受中共南方分局委派,胡一声重返南洋各地建立中国民主同盟支分部,被选为马来亚支部常委兼新加坡分部主席。1949年3月初,胡一声奉党中央和周恩来电召,回到刚解放的北平,参加第一届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筹备工作,并被选为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尔后历任第二、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1949年10月1日,胡一声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开国大典,恭听毛泽东主席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胡焕元/供图)

 
 
下一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