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版:世相
3上一版  下一版4
本版标题导航
第7版:世相
2020年10月1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猪大肠和榴莲的爱情

●丘艳荣

朋友说,她姑姑和姑丈之间的爱情就是一道猪大肠和一颗榴莲的日常。这个比喻把我乐坏了,也吊足了我的胃口。

朋友说过,她的姑姑是个爱干净的女人,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洁癖。她的家是一个老房子,地板是水泥地。姑姑每天晚上睡觉前一定会把家里从头到尾拖几遍,完了,还要煮一大壶开水,将开水均匀地倒在地面上,手拿着抹布,跪在地板上,一下一下地将地板再擦一遍。常年如此清洁,所以她家的水泥地面是反光的。朋友说,姑姑家的地板比她家厨房的瓷砖台面还要干净。

姑姑这个勤劳的主妇还做得一手好菜。其中,猪大肠做得格外好吃。什么爆炒猪大肠,生炒猪大肠,卤大肠,酸菜炒猪大肠,脆炸大肠……样样拿手,回回都吃得姑丈喜不自胜,酣畅淋漓,也让偶尔去姑姑家蹭饭的朋友赞不绝口。姑姑每次都笑盈盈地看着他们吃,自己却从不动筷子。

有那么一次去蹭饭的时候,她进厨房给姑姑打下手。姑姑正站在水池边清洗猪大肠,她看见姑姑皱紧了眉头,一副屏住呼吸的样子。一会儿,一阵“哗啦啦”的自来水声中夹杂着姑姑的几声干呕。朋友问姑姑:“姑姑,您身体不舒服吗?”姑姑轻声说:“我怕闻猪大肠的味。”朋友诧异地问:“你做这道菜做了半辈子了,怎么会怕闻这个味?”姑姑把洗干净的猪大肠移远了一些说:“是啊,总也这样。每次都忍不住干呕几下,完全控制不住的生理反应。”朋友“啧啧”两声,发出感叹:“您对姑丈是真爱!”姑姑笑了,说:“以前我说他,你怎么会喜欢吃这么邪恶的东西?”姑姑的话把朋友逗笑了,她又问:“你这么讨厌猪大肠,姑丈知道吗?”“他知道!所以每次我做了他喜欢吃的猪大肠,他总会争着洗碗,清洗厨房。我随他洗,可每次他忙完,我总要再重新冲洗几遍,那猪大肠的味道大着呢!”这样的行为符合有点“洁癖”的姑姑。姑姑又接着说:“后来你姑丈也说过,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想吃,可以下馆子,或者直接点外卖,不用我那么辛苦。可我知道他吃惯了我做的,再说,外面的哪有自己家里做的干净卫生?”姑姑一边轻描淡写地说着,一边麻利地切着姜丝,剁着蒜蓉。

饭后,朋友拿出自己带来的榴莲,这是姑姑最爱吃的水果。姑丈动身从厨房拿来刀,把榴莲剖开。朋友看见姑丈也是一副皱紧了眉头,屏住呼吸的样子,她“噗嗤”一笑,问姑丈:“莫非真的是‘你之蜜糖,他之砒霜’?您喜欢吃猪大肠,姑姑却怕闻那个味。您不喜欢吃榴莲,姑姑却喜欢得很。可你们两个人为了彼此却心甘情愿做你们不喜欢做的事情。”

姑丈笑呵呵地说:“是啊!还不是怕你姑姑被榴莲又尖又硬的壳刺到。现在,你们吃。我下楼去透个气。”姑姑笑着说:“他说榴莲的味道像猫屎,从不吃。可他每次去超市都记得给我买,买回来还周到地替我剥开分好!”

朋友感叹说,真正的爱情难道不是一道猪大肠和一颗榴莲的日常吗?

 
 
上一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