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版:世相
3上一版  下一版4
本版标题导航
第7版:世相
2020年10月1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拾穗者

●曾冠华

秦风深深陶醉在土围村金色霞光中。秦风接连拿到了两届三年一度的省摄影大赛金奖,他想蝉联这个奖项。

秦风一屁股坐在收割后的禾茬上,开心地望着飞翔的鸟儿群起群落,让风挤过热浪的空隙钻进他的衣服里。秦风抿抿嘴,随着喉结上下滑动,他拿过水瓶,几粒饱满而精致的稻谷跳进了他的眼,他毫不犹豫地捡起其中一粒稻谷,褪了壳放到嘴里,便嚼出浓郁的芳香。秦风顾不上旅途劳顿,双臂摆出胜利的姿势,然后欢快地跳起来。

土围村背对三角寨,三角寨后面是连绵不断的瑶山山脉。在树阴间若隐若现的农舍,错落有致地呈现出天然的乡野之美。村前的这片开阔地,披着金色的霞光,耀眼、壮观而富丽。这真是一块风水宝地,秦风相信眼前的土围村会让他不虚此行。

秦风设想着一个画面:庄稼人从村子走出,朝开阔地走来。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当然老少最好,尤其老妇儿童为妙。他们虔诚弯腰拾穗,低垂的长发随风摇曳,汗珠挂脸,勤快的双手鸡啄米般拾起散落地上的谷粒。

第二天傍晚,秦风在湄江边五谷庙前摆好摄影装备。不一会儿,他期盼的情景出现了,一位老太太背后紧随一群孩子,呈扇形散落在开阔地上。他们手提着小竹篮,弯下腰身拾稻穗。秦风没有急着按下快门,他在等待,等待浓淡相宜的金色霞光从湄江这边出发,照向开阔地照向他们的那一刻,他要捕捉到令人心跳的、最完美的画面。

秦风是幸运的,大约半小时后,他终于等来了那一刻。秦风快速按下快门,让那一刻定格在他心里。这时候,他是一个丰收的农夫。

天色骤然由晴转阴,秦风收拾好“武器”,隔着远远的开阔地,朝老妇人和孩子们跑去,他要跟他们说声谢谢。

近山多雨。雨,说下便要下了。秦风还没有跑出一半,老太太便站起转身带领孩子们离开开阔地,向村子去。他们的行动轻松而愉快。

秦风在一座朴素的院落找到了老太太和孩子们,她在帮孩子们洗脸洗手。老太太端庄慈祥,孩子们唤她“高家奶奶”。

老太太切好了西瓜,放在厅堂的长木桌上,让孩子们享用。秦风看见木桌两头还放着两篮黄沙梨,室内的布置跟学校一样,墙上的小黑板写着“今天作文:《拾穗有感》”一行字。这时,老太太热情地招呼秦风:“吃土围无籽西瓜,清甜、润喉、止渴、解暑。黄沙梨也是我们土围的特产,它脆口、甜嫩、糖含量适中——”她知性的语言,透露着教师特有的优雅。

秦风对老太太开辟的这个第二课堂深感兴趣。

老太太猜出了秦风的心思,她说:“放暑假了,孩子们留守,得有人看护。”

秦风终于明白了大概,他问:“您老退休多年了吧?”

老太太轻轻笑说:“工作退了休,心不敢退休。”

秦风的心儿突然颤了一下。

老太太说:“感谢你到我们土围村来,把我们这里的自然风光带出去。”

秦风问:“您老,家人在城里吧?”

老太太说:“我儿子在省城上班。他也是我值得骄傲的学生。他在外面护林,我留守村子育苗——”说着话,她忍不住自己掩嘴笑了,一脸的童真。

秦风告辞时,老太太和孩子们送他。孩子们依偎着她,她和孩子们连成了一个金灿灿的谷垛。

秦风依依不舍离开土围,满怀信心踏上回程。

又一届省摄影大赛如期举行,秦风没有如愿获得金奖。颁奖大会上,省委高书记百忙中出席,他深情地说:“一幅叫《拾穗者》的作品这次虽然落选金奖,但它在对乡村的记录中,饱含了坚守的意义,寄托着充满希望的未来……”

细心的秦风发现高书记眼角泛起泪花。

 
 
下一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