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版:梅花
3上一版  下一版4
本版标题导航
第3版:梅花
2020年10月7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蕉岭的文化、生态表情

□黄焕新

1

在梅州市某政府机关工作的李智文友,有天晚上来到我处,谈了一些离我们很远的天下之事、近处的梅州见闻、书报上的闲情逸事,和彼此的文学创作情况。

其间,我想到早些年我在深圳生活时就有的一个打算,在身体还过得去时,再到梅州各县(市)走走,拜访一些结识的新老文友,和看看他们所在地方的变化。

李智是梅州市射门诗社的早期成员,老家在蕉岭,写过不少让我叹赏的诗歌、小说、散文。那晚,我对他说,你什么时候回老家时将我带上,我好久没去过蕉岭了,有点儿饥渴感。他一听便问,想什么时候去?我说,由你来定。

2000年1月14日晚,我正准备睡觉时,接到他打来的电话,问明天去蕉岭如何?我说你走得开吗?他说没问题。

2

说好的“明天”早饭后,李智便开车来接我。

不到一个小时,我们便到了蕉岭县城。还在路上时,我就想,只要目的地在城内,车就要走老中医院所在的南门街。谁知到后,除了入城处还有点印象外,齐刷刷而过的都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我心里禁不住地惊呼。

横直几条街后,我们到了碧桂园小区。这个小区有点特别,与周边的街道连着,二层以上是住房,楼下是商店。

车停在一个三岔路口的路边后,李智带我走过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广场,到了一家店铺门前。我一看,店铺门右侧挂着个四方形的“蕉岭县作家协会”的牌子,原来那是我们的落脚点。

很快,里面便出来不知在那里待了多久的县作协主席曾志雄,和余开明、丘文两位作者。其实那店铺是曾主席的。我跟着他们进去一看,三面墙上一气呵成地立着高出人头许多的木架子。木架子分几层,全摆着各式各样的根雕,不知是展览的还是卖的,我没问,自己给自己留下一个悬念。有悬念好,如小说创作。

3

喝过茶水,小侃了一阵以后,前面说到的四个人便带着我驱车出了县城。去哪?他们事前没说,途中也没说。我觉得有点神秘。

车一直北上,我的心绪也一直北上,走的是从河北秦皇岛至深圳的205国道。205国道又直又平,我们的话语却拐来拐去,看到什么说什么,想到什么谈什么,唯独驾车的丘文沉言寡语,他知道他的使命。

大概半个钟头过后,车拐进一个好大的村子。那村子原叫淡定村,现叫逢甲村。逢甲村也真够“淡定”,四面环山,青翠欲滴,任我的眼睛消费。应该有条河吧?但我没有看到。村里的所有屋子错落有致,多为旧时款式,却刷得雪白,原来是晚清杰出爱国诗人、教育家、抗日保台志士丘逢甲的祖居地。在那里,我们看了丘逢甲1896年从台湾回来办的学堂,及其生前留下的各种物件、照片、手稿、文献。一桩桩一件件,无一不让人动容。

紧接着,曾志雄主席带我来到丘逢甲祖屋围墙内的空地上。其时,有个四五十岁的妇人在一处好大的斜坡上给栽在那里的花草、树木剔除枯枝败叶、洒水,专心得好像没有我们的存在,倒是让我走得好远了,还回过头去瞥了她一眼。

4

从逢甲村出来,我们去了文福镇羊岃村。羊岃村离丘逢甲的祖居地不远,是世界数学界最顶尖的菲尔兹、沃尔夫数学、克拉福德奖项得主丘成桐的故乡。

丘成桐出生于汕头,与我们的共和国同龄,现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科学研究所所长、哈佛大学终身教授、清华大学丘成桐数学科学中心主任。这些头衔,如雷贯耳,我们除了惊讶、敬仰,还有什么呢?呵,还有五百多万梅州人的骄傲。

丘成桐祖居门前有个象征“天圆地方”的广场。广场前面百来米处,有道以各种树木长就的屏障,远处是看不到头的平地。我顿时觉得那屏障有让环境清静的作用,那平地是前程远大的象征。这就难怪丘成桐家族祖祖辈辈下来,出了那么多读书、当官的人了。

值得大书一笔的是,在那个“天圆地方”的广场上,矗立着一尊叫“卡拉比-丘成桐空间”的铜质雕塑。它的建造源于丘成桐于1976年求解卡拉比方程后创立的宇宙模型。尽管很多包括我在内的人都不明白那方程的意义,但通过它,可以知道丘成桐是当今世界数学星空中独一无二的耀眼明星。

5

我这次去蕉城,原本想跟有缘坐在一起的文朋诗友缅怀缅怀被梅州射门诗社同仁尊称为野曼师的赖兰,但因时间来不及而未能如愿。

野曼师为蕉岭新铺人,曾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在梅县与蒲风主编过《中国诗坛岭东刊》,在广州与于逢、易巩主编过《文艺世纪》月刊。他一手创办、一直亲力亲为的《华夏诗报》,总以堂堂的身姿屹立于中国诗坛。出版有十多部诗歌、散文、评论作品集。先后出席过在南斯拉夫举办的第30届世界作家会议,日本举行的第10、16届世界诗人大会,访问过罗马尼亚、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与境内外著名诗人徐迟、张志民、邹荻帆、绿原、舒婷、洛夫、犁青等一起创办了国际华文诗人笔会,等等。

然而,那么有才干、有影响的人,身段却放得很低。20世纪80年代的一个中秋节,梅州市举办了一场市级山歌擂台活动,邀请他来参加。那时他已年过七十,我想不一定会来,但他还是来了,坐长途大巴来的。来了后,活动组委会主持人——时任梅州市文化局局长,后为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的胡希张——派我去陪伴他。从他的言行中,我见到他对家乡的感情是很深的。

6

蕉岭县是被国际自然医学会、世界长寿乡科学委员会认证的长寿之乡。认证时间为2014年5月30日。其授牌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

按联合国规定,世界长寿之乡的主要认证标准,是一百万人中有75位百岁老人,而认证那时,蕉岭全县23万人,百岁老人45个。这个数字显然大大超过了世界长寿之乡的主要认证指标。

有关资料显示,某个地方的人之所以长寿,原因不少,首先一个是有良好的自然环境,二是能合理饮食起居,三是可无忧无虑地生活,四是遗传,等等。尽管这些问题不是包括我在内的门外汉能弄明白的,但相信是对的,比如我这次在蕉岭看到的山是青青的,水是绿绿的——这有大自然的恩赐之因,也与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有关。如果再往深层次想,还可以将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当一个选项。日子好了,才不会有人再上山去砍树换钱、换粮。上了点年纪的人大概都还记得,距今60多年前的那个“三年经济困难”时期不断有人向山“进军”的情况吧!

如今的蕉岭人是有作为的、幸福的。

7

蕉岭原有不少诗歌作者,我翻开早期的《射门诗报》看了一下,仅在上面发表过作品的就有30多个。我印象深的,除本文前面说到的几个外,还有涂永平、利表、黄云辉、姚生平、徐凯等人。可贵的是他们至今仍在写着,有的还出了集子,如曾志雄、余开明、涂永平合著的《三人诗选》。

那天,跟我们一起吃中午饭的县文化馆馆长陈桂峰,送我一本他们编辑出版的《蕉岭文艺》杂志,我当即翻开来看,各种体裁的文学作品都有。如今互联网如此发达,他们还能找钱出版这种纸质刊物,其事业心可见一斑。

感谢丘文,在我回梅城之前,还开车让我游览了蕉城的一些大街小巷。可见他的热情,也可见蕉城在他心中的位置。我的感激、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下一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