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文峰
3上一版  下一版4
本版标题导航
第16版:文峰
2020年9月1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那支笔

◆王黎子

小学时,我悄悄拾起了一支笔。

我用那支笔,描绘出了我自己的世界。我在自己的世界里欢畅创作,我描绘着一幅幅生动活泼的画面,创造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设计着一件件复杂曲折的剧情,我在创作里面,讲述着与众不同的故事。

我的灵魂因为一支笔而完整了,它深深融入了我,成为我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我想成为一名作家!”我骄傲地举起那支笔,自信满满的对着家里人说。

那时候,家里人都笑容灿烂,迭声叫好:“哇,你真棒!你肯定可以的!我们相信你!”

那时年幼的我还不懂,作家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我满怀期望地进入了初中时期,走在学习的道路上,我引以为傲的作文开始展露出各种缺陷,我发现了我作文种种的不足之处,却不知道如何将它升华,成为无可挑剔的文章,正当我焦灼不已时,却看见别人完美无瑕,妙笔生花的作文,他们的文采犹如一道强烈的光芒,映射出我的缺陷,我不禁自惭形秽,慌忙躲藏了起来。

那一刻我失去了面对缺点的勇气,于是我把那支笔藏起来了。

初二的阶段,由于成绩不好的原因,家里人推荐我去读护理专业。一开始,我是满心欢喜的,因为我想,照顾病人,看着他们日渐恢复精气神,看着他们笑逐颜开,那会是一件幸福快乐的事,这叫助人为乐!

“这个专业好找工作,能挣钱。”“是啊,而且你赚的钱可以养活你自己。”“我们这边刚好有个医生缺护士,你读完去她那工作多好啊!有钱赚!”家里人议论纷纷的声音钻入耳中,像是法术一般,让空气中的温度突然变得冰凉刺骨,我不禁僵住了。

不是说,护士是帮助病人的吗?

一种难受的滋味在心里蔓延开来,像是有人往我心里倒了一堆恶臭肮脏的污水,令人作呕。社会上,好像每个人都是金钱的奴隶,就连未来,似乎都要考虑到自己的利益才称得上美好的未来,在这种被金钱束缚的情况下,还不得不承认,我们需要钱。

心里有颗东西仿佛被污水滋润,它极速的生长起来——厌恶。

厌恶情绪的掌控下,我立刻改口:“不要,我不想做护士了,我只想当作家。”

“别闹了,做护士多好!”一直以来温柔和蔼的小姨突然严肃了起来,她往日笑盈盈地脸在那一瞬间消散:“当作家很辛苦的!你写小说的时间需要多久?你怎么养活自己?你吃什么住哪里?打工吗?”她如同连环炮的反问,犹如一桶冰凉刺骨的水,浇灭我梦想的火苗。

她的话如同一泻而下的泥土,将我的笔彻底掩盖了起来。

我把我的笔弄丢了。

我失去了我灵魂的一部分,我开始浑浑噩噩,失去了对写作的兴趣,甚至再也不会对书本求知若渴,不愿去翻开它阅读,汲取养分。

我像是坠落到了迷雾中。

也许是来自内心深处灵魂的召唤,不知是谁的提及,只记得有一天,一个同学眉开眼笑地问我:“你最近有没有在写小说啊?我记得你写的小说特别好!”我的身子僵住了,连忙避开他如同光芒般期待的眼神,像个罪人一样低下头,细声细语:“没有……”“啊?怎么会?我记得你很喜欢写小说呀,而且写小说的时候,眼眸熠熠生辉,写的小说精彩绝伦呢,我都看不腻!”他笑得像个孩子一样,温暖如春,把身处在迷雾之中的我照亮,似黑夜中的一轮明月,引导我前进的方向,不知怎的,鼻子酸涩了起来,我拼命抑制住眼底的泪光。

社会的无形压力像是一座大山,不知碾碎了多少人的梦想。

但人生也仅仅只有这一次,怎么甘愿服从于社会?成为金钱的奴隶?存在于世的意义,不就是要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吗?让自己的生命充满意义吗?

我望着桌上那支笔,不禁拾起了它。

恍然间,我看见一个小女孩,喜笑颜开,眉眼弯弯,似黑夜中那璀璨夺目的星光,她一脸骄傲地举起一支笔对我说:“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作家!”

“好啊。”我笑了,眼眶红肿湿润。

“别再弄丢它了!它可是你的梦想!”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