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版:号外
3上一版
本版标题导航
第9版:号外
2020年8月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由梅州市创排的广东省首部大型原创民族歌剧走出围龙
《血色三河》亮相“羊城”反响热烈

“枪声响、举战旗,枪声响、举战旗,一九二七,疾风骤雨……”6月24日晚,熟悉的旋律《我们的队伍举战旗》在广州友谊剧院响起,拉开了广东省首部大型原创民族歌剧《血色三河》“羊城”首演的序幕。“燃”动全场的剧情、恢弘的舞台呈现效果、浓郁的客家特色为“羊城”的观众朋友们带来了一场高水准的视听盛宴。

晚上8点,剧场内灯光渐渐暗压,随着一声枪响,舞台上的全息幕上战火瞬间点燃,个性鲜明的剧中角色一个个呈现在观众眼前。在近120分钟的演出过程中,舞台艺术、影像艺术、客家山歌音乐创造性地结合在一起,让起义、还乡、重逢、智斗、义举、浴火等一幕幕精彩的剧情震撼呈现。

参加南昌起义的萧克老将军对三河坝战役曾这样评述:没有三河坝战役,就没有井冈山会师。为了让三河坝精神薪火相传,梅州市历经两年倾力组织创排《血色三河》,讲述了共产党人特别是客家革命先烈在三河坝战役中牺牲小我、军民一心、团结奋战的故事。该剧以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尊重创作规律和历史史实为标准,不断打磨艺术呈现、剧情冲突、主题主线等细节,填补了八一南昌起义军南下广东转战至井冈山会师这一段历史的文献片空白。

梅州作为中央苏区的核心区,也是广东唯一全域属原中央苏区范围的地级市,“红色基因”早已融入城市血脉,创造性地推动文旅融合和红色游学,包括把《血色三河》嵌入教育教学实践、创排民族歌剧《血色三河》的驻场演出版,把这些可歌可泣的红色故事还原于文艺舞台之上,进一步丰富红色教育情景,打造干部教育培训的精品课程。同时,将联合三河坝及相关旅游资源,努力探索红色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的全国、全省样式,激励更多的人铭记光辉历史、传承红色基因、建功苏区振兴。

专家点评

■传统文化与革命文化完美交织

观看完《血色三河》,暨南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叶志海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因为不仅精神上受到了洗礼,更是在精神上完成了一次“寻根之旅”。“我母亲祖籍就是梅州大埔,外公也是在年轻的时候从大埔下南洋,剧中的乡音、故事都让我倍感亲切,有一种故土‘寻根’的感觉。”叶志海说,通过这部剧也让他更加懂得为什么外公当时要坚持举家回国、参加新中国建设,这是一直传承在血脉里的家国情怀。

“这部剧整体的构思非常精巧,不仅通过传统主旋律与现代设计元素巧妙地结合,而且将这部剧中看似矛盾的内容做了很好的契合和迎合,促进了文化的有效传播。” 叶志海说。

除了构思的精巧,剧情内容的思想性也在不断升华。“剧中的故事很精彩,戏剧矛盾冲突、人情味、感情、爱情、亲情等各种元素在不断地交织、融合,当它们撞击在一起后,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叶志海表示,这部剧除了架构在客家文化的基础之上,还进行了一场革命的升华。它将文化自信中的传统文化元素和革命文化元素结合得非常好,牢牢抓住了客家文化、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的内核,使这部剧十分具有“血色”,这个“血色”不仅是牺牲的血色,更渲染了一种奋斗的“血色”。

■站在观众的角度“做戏”

“三河坝战役是一场很重要的战役,《血色三河》这部剧以艺术的形式,把舞台视像和舞台演绎合二为一,将这段历史在舞台上更丰满地呈现,让更多不知道这段历史的人,去感悟当初那段艰难的历史,告诉大家不能忘记曾经的风风雨雨,要回望我们来时的路,从这个层面来说它是有教育意义的。”原广东省艺术研究所所长梅晓说,这部剧运用了一种比较独特的方法,在某种意义上它更多地是将情景剧、戏剧、民族歌剧进行了融合,突破了我们传统意义上的一些局限,并且通过这种艺术形式、这种选材、这种切入点,走出了一些自己尝试的路子。

好的艺术作品是对地方文化的一种综合提升。梅晓认为,《血色三河》首次走出“围龙”来到广州演出对于这部剧本身的发展也是有意义的,“十年磨一戏”,艺术贵在探索、积累经验。“艺术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做一个艺术作品,特别是回顾历史的作品,应该让更多的观众去看到它,然后再从不同的层面去听观众的意见建议,做到在尊重历史史料的基础上满足观众的期盼,让他们进入剧场后不仅是受教育,也要受感动,这就是做‘戏’的意义。”梅晓说。

(林丽妙 赖运香 吴腾江)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