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版:家庭
3上一版  下一版4
本版标题导航
第7版:家庭
2020年5月23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热了心头,湿了眼角

●陈伟青

每一个上班的日子,都能在同一个时段遇见她,一个头发花白、慈眉善目的阿姨,手里总是提着一个保温瓶。

久了便知,我单位办公楼左侧是她和老伴的家,右侧是她儿子和儿媳妇的单位,她每天上班一样准时往返其中,为忙碌的孩子送去做好的饭菜。有这样的妈妈,她的孩子一定感到很幸福。望着她的背影,我心里想。

从此,每一个上班的日子,追寻她的背影成了我忙碌工作中的一个小期待,每看一次,心头热一次,眼角湿一次,对父母的思念也愈加浓烈。

父母退休后,因体恤妹妹孩子年幼,工作忙碌,便长住深圳帮她照顾孩子,打理家务。今年春节前父母回来过年,年后因为疫情滞留,本以为他们可以趁机好好休息,哪知忙得更起劲。每天一大早,能接到他们在菜市场打来的电话,询问我们想吃什么;下班前,能接到他们在厨房里打来的电话,只为饭菜能在最热乎的时候给我们送过来;小区楼下,能拿到他们装在保温盒里的热汤热饭。我还没来得及说一句关爱的话,没来得及报以一个温暖的拥抱,父亲或母亲已匆匆离去。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我热了心头,湿了眼角。

一天,父亲提着保温瓶出发早了,我们便约定在我回家途中的一个路口见。远远地,我看见了父亲,他踮着脚向车来的方向张望,不时地探出身子。我紧张得差点心都飞了出来,赶紧踩油门。我生气地责怪他不顾安全,他乐呵呵地笑着说,他戴着口罩,我又开着车,怕我看不见他。霎时,责怪的话梗在喉里。父亲把保温瓶递给我,一边催我上车,一边自顾自地走了。我冲他喊,要注意安全,他没有回头,只留给我一个温暖而坚挺的背影。瞬间,我热了心头,湿了眼角。

疫情可以隔离我们,但它却隔不断父母永远爱我们的情意。疫情平稳后,父母又去深圳为妹妹一家操劳。而我,开始像父母那样,为爱人,为孩子,在厨房里,在灶台前忙碌。有一天,下班的爱人突然在身后给了我一个拥抱,我回头,惊诧地发现他眼角湿了,我想,他的心头一定是热的。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