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梅江周末·梅水
3上一版
本版标题导航
第12版:梅江周末·梅水
2020年2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梅花毛衣
◇曾春梅

“我妈给我六个苹果,一封利是!”

“我爸给我一罐他私藏了三十几年的老绿茶!”

“我姐硬是往我鼓鼓的行囊里又塞了一件红色的新羽绒服!”

天气微寒,汽车缓缓驶出了只有高高挂着的红灯笼还热闹地聚在一起的市区。

听着队友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谈着出发前和亲人们道别的温馨场面,独自坐在最后一排的李志不免有些落寞。李志是一名呼吸科的医生,还没结婚,父母随哥哥一家在加拿大居住,要不是这场突发的新冠肺炎战“疫”,他本该和一家人团聚的。

“嘿!李志,看看这是什么!”一只大手攀住了李志的肩膀。

“噢,队长?”李志一抬头,队长梁国栋就塞给他一只柔软的无纺布袋。

“队长,这是?”李志疑惑地问。

“嘿,临出发前保安凌叔叫我交给你的!凌叔说是我们医院上班的一位漂亮姑娘让他转交给你的!”队长悄声说道。

李志把无纺布翻转过来一倒,一件毛茸茸的蓝色毛衣就滚落到他怀里。

“哇,展开看看!”队长怂恿道。

李志惊讶地把蓝色毛衣慢慢展开,这是一件毛质上乘,柔软又有弹性的高圆领毛衣,整体扭麻花编织法,简单又交织延伸着一种说不清的意韵,最特别的是,领子处竟绣了一朵盛开的梅花。

“嘿,挺漂亮的一件毛衣呵,你这小子,没想到呵,有姑娘惦记上了,说,是哪一位?″队长轻捶了下李志,压低声音笑着问道。

“没,没有啊,队长。”李志虽心下奇怪,却也不知不觉涨红了脸!

“嘿,还说没有,你看,脸红心虚了吧!”

“队长,真,真 没有!”

“嘿,解释就是掩饰,不跟你说了!”队长坐回了前面的位置。

李志搂着那件柔软的毛衣,顿觉心下温暖无比,他抚摸着领口处的那朵梅花,猜测着,那位送他毛衣的姑娘,是喜欢自己吗?毛衣领口处的那朵梅花,是暗含这个姑娘的名字有一个“梅”字?还是那位姑娘希望他带着梅花精神到一线呢?他反复揣测着,嘴角微微上扬。坐在最前排的队长,扭头看了下李志,也悄悄笑了。

队伍抵达武汉时大家已很疲惫了,但队员们在队长的带领下都满怀信心与决心,在熟悉了环境和进行防护服穿戴等集中培训后,就上阵疫区临床一线了。

来到接管医院后,队友们搬着各种备好的物资往里赶。李志穿好防护服后,就进入到病区,开始了繁忙的工作。武汉的天气比广东寒冷多了,上班前他本来已经穿上那件梅花毛衣了,可很快又脱了下来,轻轻叠好放进了袋子,仿佛怕进入到病区病毒会感染了毛衣似的,他把它留在了驻地酒店的房间里。

报名请缨前李志就想象了到武汉的诸多困难,来到接管医院后才发现实际遇到的困难比想象的更糟糕。

花了约半个钟才穿戴好全部防护用品,可没几秒钟水雾就开始在护目镜上凝聚,视野一片模糊,增加了工作的难度。而长久工作后,不能上厕所,一身大汗黏在身上,还有护目镜紧紧压在鼻梁骨上带来的刺痛,更让人难受得每一秒都像是度日如年。交班后,李志觉得自己就像在污水中泡了一天一样,全身黏糊糊的,鼻梁上留下深深的压痕,十指肿胀、皮肤皱皱巴巴。

半夜回到驻地门口,走在前面的队友林敏突然一个踉跄,李志赶紧上前扶了一把,看到瑟瑟发抖的林敏,李志不禁心生疼惜, 林敏才刚参加护士工作不久, 就面对如此危险和高强度的工作,真是难为她了。

“林敏,我房间有一件刚编织好的新毛衣,给你拿去穿吧!”

“啊,不用的,李医生,我有穿毛衣,天气太冷,你还是自己穿上吧!"

“这个,新毛衣,穿着会比较暖,我看见你,直打哆嗦,这样,很容易着凉的,我,我没别的意思。”

听着李志笨拙的解释,林敏扑哧一声笑了,她没再推辞。

林敏把李志送来的毛衣轻轻套在身上,感觉妥妥的,典雅,亲和,自然,特别是靠近领口处的那朵梅花,给人一种独特的温暖。上班上到极累快要虚脱的时候,她会下意识隔着厚厚的防护服摸摸领囗处那朵梅花的位置,便会力量陡增,马上又全力以赴投入到工作中去,为那些还饱受病痛折磨的病人,带去安慰,带去治愈,带去信心。

已是二月了,武汉的街道,阳光洒满了街道,她走在回驻地的路上,突然看到前面有个年轻女孩穿着那件蓝色毛衣,扭麻花,高圆领,她以为自己太疲惫或阳光太明媚晃花眼了,可再定睛一看,毛衣领口处的那朵梅花却跳跃着,格外耀眼,她心里咯噔一下,这件梅花毛衣,怎么会穿在一个年轻女孩的身上?

她是来自广东的另一支援鄂医疗队的医生。

她拿出手机,一口气按下一长串号码,犹豫几秒后,她又把它们一个一个删掉了,她想着,丈夫梁国栋是队长,一定比她还忙。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