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版:读书
3上一版  下一版4
本版标题导航
第7版:读书
2020年2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最长情的故人

●丘艳荣

那日读诗,读到徐志摩的:“带一卷书,走十里路,选一个清净地,看天,听鸟,倦了时,和身在草绵绵处寻梦去。”不觉恍惚起来,想起多年前我也曾如此诗意、雅致地读过书。

自小,我就爱读书。一个人、一本书,我就可以在房间不知不觉地消磨一整天。天气晴朗的时候,我也喜欢到外头找一个清静的地方读书。

春日,我喜欢去田野间的鱼塘边读书。从家门走出,沿着田间小道一直走,走到禾田环绕的小池塘。在塘埂的青草地上坐下。抬头,看蓝蓝的天空掠过几只鸟。低头,看清清的池塘水映出白云朵朵。吹面不寒杨柳风,和煦温柔是暖阳。我在清风暖阳中翻开书,心灵就像种子在肥沃的土壤中发芽。有时,脚边的小花会随着风吻上我翻书的手,或者看到它在风中飘落,我就会想起“娴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的林黛玉,想起她寄人篱下的命运,想起她独自葬花的落寞。于是,我便也生出一抹顾影自怜来。

夏天,我喜欢去树荫下读书。我家后门一打开就可见三棵并排而立的龙眼树。最大的龙眼树树干很粗,要两个人合抱才抱得过来。树上横枝斜逸,最底下横长的树杈正好可以稳稳地坐一个人。小时候的我喜欢爬到树杈上,垂下两足,斜靠在树干上读书。特别是夏日,枕着蝉鸣声声、树荫凉凉的我,读起书来别提有多惬意了。只觉得人书合一,物我两忘,浑然不知天上人间了。

印象最深的还是在学校的小树林读闲书的情景。那一年正读初三,本是很紧张的升学阶段,我却偏偏迷上了《简·爱》。仗着自己功课还算可以,午休期间就经常趁老师不注意溜到学校的小树林里读书。为了掩人耳目,我通常在《简·爱》上面叠一本政治书,一吃完饭就往学校的小树林钻。那是一段如饥似渴亲近文学的时光。我迄今还记得,坐在树荫遮蔽的大石板上读书的情形。青春期的苏醒,对爱与未来的朦胧向往,都在读书时得到了安抚和慰藉。那时候,感觉书就是一位知心爱人,可以相看两不厌,可以厮守一辈子。

如今,曾经的那些拘束早就解除了,我拥有了随时可以读书的自由,但读书的味道却渐渐淡了。不过,无论流水带走多少光阴的故事,我与读书的情缘始终还在。于我看来,书是最长情的故人,书是最忠诚的眷侣,书是我今生今世放不下的牵绊。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