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版:梅花·闲情
3上一版  下一版4
本版标题导航
第9版:梅花·闲情
2019年11月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舌尖上的人生

□程应峰

凡俗之人,都需食物滋养。在特定时期,能吃一顿好饭,喝一口好汤,就是人生之福。一顿好饭吃下来,能让人心满意足;一口靓汤喝下肚,会教人口角留香,那美妙的感受,不能不说是人生的一大享受。

20世纪六七十年代生长在乡村的孩子,对世界的认知是从接触猪、牛、羊、鸡、鸭、狗之类家养动物开始的。能有不多的机会“大块吃肉”,吃的不外就是为数不多的家养动物的肉。特别是春节期间,一大家人围成一桌子,品着四盘八碟的“美味佳肴”,舌尖上的感觉会愈发鲜明。

对寻常人而言,从前的吃,多半是充饥果腹,有心之人在回忆旧时光一些触及心灵的场景时,绝不会淡忘记忆中泛起的老味道。而现在,物质极大丰富了,饮食上也多了许多讲究,在色香味之外花样百出。然而,奇怪的是,再怎么鼓捣,再怎么折腾,也找不到从前所拥有的美好感觉了。

这种舌尖上的记忆谁都会有,这种味蕾上的感觉令人难忘。可以说,舌尖上的美味是足以教人思之再三,回味无穷的。

话说乾隆下江南的时候,一场意外,随从全部失散。他只身一人,心慌意乱地一路奔逃,结果迷失了方向。

乾隆在途中挨冷受饿,偶见一草堂,堂前一农妇在劈柴。农妇见乾隆狼狈不堪的样子,甚为不安,将他让进屋子,给他喝了几口热茶。接下来,寻思着给他弄吃的,但一时间找不到像样的东西。

忽听草窝里母鸡“咯咯”叫了几声。她心里一亮,对了!窝里有八个孵鸡蛋,索性就煮给客人吃了。于是麻利地取出蛋,放进锅里煮熟,用碗盛好,捧给乾隆吃。

乾隆饿得发慌,一见热腾腾的熟鸡蛋,高兴得不得了。接过碗,动手剥蛋。几块蛋壳剥落,一只煮熟的毛茸茸的小鸡露了出来。乾隆看也没看,便往嘴巴里塞,连毛带骨吃了下去。吃了一只,又吃一只,越吃越有滋味。他边吃边想,这蛋倒是奇怪,不但有毛,而且有骨,味道又这样鲜美,真是见所未见!要不是这次巡游江南,在深宫里哪能吃到这种稀奇的东西?我倒要问问,这到底是什么蛋。

于是,乾隆擦擦嘴巴,开口问道:“大嫂,这蛋的味道真好,叫啥?”

农妇见乾隆剥出来的是一只只小鸡,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但看他吃得津津有味,才宽了心。乾隆一问,她只得实情相告。乾隆听后拍手笑道:“大嫂,这就是了。这蛋从母体所生,又得了母体的精气,所以非同小可。称得上是稀世珍品!依我看,叫它‘凤凰蛋’才配哩!”农妇笑笑说:“客人愿叫它‘凤凰蛋’,那就叫‘凤凰蛋’吧!”

就这样,“凤凰蛋”成了乾隆心中的一道珍品,农妇也因为“凤凰蛋”得到了乾隆的厚待。由此看来,吃的问题,是最不容忽视的,就是皇帝老儿也不能免俗。舌尖上的人生气象可谓美妙绝伦。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