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版:财经·时评
3上一版  下一版4
本版标题导航
第6版:财经·时评
2019年11月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争鸣

话题缘起:近日教育部官网公布的关于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关于落实大中小学春假、秋假建议的答复中指出,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广实施春秋假,还需在总结各地实践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研究,深入评估。大中小学春假、秋假要不要推广?怎样推广?网友见解不一。

中小学“春秋假”很有必要

■ 苑广阔

我们为什么要期待“春秋假”?原因说来也很简单,一则春秋季节相比于冬夏季节,全国大部分地方不冷不热,更适合出游;二则长期以来国内中小学生“只识冬夏,不辨春秋”,不能在春秋季节更好地走进大自然,接触大自然,这显然不是一件好事。而反观国外,美国每年3月放8天春假,加拿大每年3月有春假约一周。

实际上,关于中小学能否在寒暑假之外增加春秋假的问题,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了,国家在政策上也是支持与鼓励的。比如2014年《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时间总量不变的情况下,中小学可按有关规定安排放春、秋假,为职工落实带薪年休假创造条件。然而即便有了政策的支持,在具体的落实过程中仍旧困难重重。不少地方政府以及教育部门都采取了谨慎的态度,或者是在等待国家教育部门统一的安排,春秋假仍旧是孩子和家长的“镜中月,水中花”。加上部分家长没有带薪休假,这样一来,孩子放春秋假时,家长又不能放假,放假的孩子无人监护,对于家庭来讲也会造成很大的困扰。

所以,落实“春秋假”还需先保障成年人的带薪休假制度,让他们能够在春秋季节享受带薪休假的权利。有了这个前提,地方教育部门或学校,才能在不改变中小学一年假期总量的情况下,灵活机动地安排春秋假。当然了,如果从减少放假阻力,实行“放了再说”的角度出发,是完全可以借鉴杭州中小学春秋假的模式,实行一学年两学期四假期的制度的。这样,也可以满足多数家长和孩子对春秋假的期待。

“春秋假”大礼包不可随意派

■ 王远远

从理论上分析,“春秋假”一旦落实,家长不必挤在寒暑假出游,能够让孩子在游历中增长见识;学校不必拘泥于三尺讲台,可以探索研学旅游等新型教育模式,更好地寓教于乐。

然而,我们必须正视,落实“春秋假”还面临很多的现实困难,这个“大礼包”,不可随意派发。

从知识传递的连贯性来说,增加“春秋假”,对知识传授将带来不利影响。目前学生一年中有寒暑假、国庆长假和4个小长假,再来一个“春秋假”,学生系统接受学校教育的时间将被再次割裂。从假期状态切换到学习状态,需有足够的自制力及强有力的外界约束力,对多数学生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来说,难度更大。

从教育改革的角度来说,增加“春秋假”与素质教育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一直以来,有一种认识误区,认为凡是课堂讲授、考试打分、书面作业等,都是不符合素质教育要求的。然而,增加假期、把学生从教室“解放”出来,就能与素质教育划等号吗?我们与其在放假上做文章,还不如多探索新型教育教学方式,提高教育质效。

从教育均衡的角度来说,增加“春秋假”,会在一定程度上加剧教育发展的不均衡。城乡教育差距、地区教育差距,一直备受社会关注。增加“春秋假”,对于经济发达地区、物质条件优渥家庭来说,或者是一个“大礼包”,但对于广大农村和经济欠发达地区来说,增设的假期会带来陪伴空缺、教育缺位、育儿成本增加等一系列问题,必须引起重视。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