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版:读书·家庭
3上一版  下一版4
本版标题导航
第7版:读书·家庭
2019年3月15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随便翻翻”

●曹可凡

阅读于我而言,犹如呼吸、吃饭、睡觉一般,乃一生活常态。窃以为读书大致可分为“功利性阅读”与“非功利性阅读”两大类。“非功利性阅读”如同女人逛商店、挑衣服,一旦遇到一本心仪好书,有种意外惊喜,此类读书或许就是鲁迅所说的“随便翻翻”。以下便是过去一年我的“随便翻翻”,与各位书友交流。

《费正清中国回忆录》(费正清著,中信出版集团,2013年8月)

费正清以史家之敏锐,对中国近现代史给予透彻分析与评判,笔调洒脱,娓娓道来,尤其他们夫妇与梁思成林徽因之友情感天动地。

《西服与小脚》(张邦梅著,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4月)

徐志摩与林徽因、陆小曼之“三角恋”早已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资,而徐之原配张幼仪却被人淡忘。此书乃张幼仪侄孙女张邦梅与之所做口述实录,可视作这一民国传奇女性留给世人的唯一人生回忆。

《存牍辑览》(范用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5年9月)

对于作家而言,编辑如同“助产士”,将一个又一个健康活泼的婴儿平安送至世间。范用先生便是这样的“助产士”。因为他的智慧与勤勉,我们才得以读到像《傅雷家书》《随想录》《懒寻旧梦录》这样的经典著作。范用作为一位文化使者的赤诚与况达均浸透于此书中。

《我也是鲁迅的遗物:朱安传》(乔丽华著,九州出版社,2017年12月)

作为鲁迅“遗物”,朱安这个旧时代微不足道的女性,如同“蜗牛”一般,度过孤寂酸楚的一生,生前乏人问津,死后更是寂静无声。幸亏乔丽华以悲天悯人的情怀,用敏锐透彻之眼光,打捞历史遗迹,从零乱破碎史料中,勾勒出朱安女史人生图像。朱安生前渴望与大先生合葬未果,一本《朱安传》终于把她与大先生融为一体。杨绛先生称“此书定能长销的畅销书”,既是对朱安的同情,也是对作者治史态度的肯定。

《三十年细说从头》(李翰祥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7年2月)

胡金铨与李翰祥为两位学者型导演。胡擅治明史,李则熟稔清史。胡之《龙门客栈》独步天下,李之《火烧圆明园》《垂帘听政》影响深远。胡缘悭一面,李则有缘一见。上世纪90年代初,程十发先生澳门办展,李翰祥携妻由香江渡海前来庆贺,并把酒言欢。翰祥先生腹笥甚广、谈笑风生,常常上天入地、旁征博引。如今读其文仿佛闻其声,有身临其境之感。翰祥早年研习丹青,故作文如同作画,善于以白描手法描摹人物,所用语言犹如电影人物对白,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此书内容翔实,细节丰富,可视作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香港影坛真实写照。

《纳博科夫的蝴蝶:文学天才的博物之旅》(库尔特·约翰逊、史蒂夫·科茨著,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6年5月)

纳氏以文学之浪漫醉心于蝴蝶之斑斓,复以研究之谨严描述人事风物,究其原因,便在于对细节无限追求,正如他自己所言:“没有幻想便没有科学,没有事实就没有艺术。”乃此书之第一要义。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